海南飞鱼彩票销售点

上海一企業數億元利益被違法侵占 小股東告狀無門
2015-08-22 23:15:13   來源:中國杭州網-杭州時報綜合   評論:0 點擊:

日前,上海一家公司的多名小股東向《人民法治》投訴稱,他們曾實名控告其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涉嫌合同詐騙與挪用資金,涉及資金總額3.7252億元,但當地公安機關對控告的合同詐騙既不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書》,對控告的挪用資金雖有立案,卻長期無絲毫進展。

小股東們投訴稱:因為上述涉案事實的發生,導致一個注冊資本近億元,實物總資產高達6億余元的公司,資產全部被查封。

為了解事實真相,《人民法治》記者專程赴上海調查采訪。

涉嫌挪用巨額資金

據上海聯合國際小商品城有限公司(下簡稱小商品城公司)的朱盛坦、林開磊、鄭繼遠三名小股東(下簡稱小股東們)反映,其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紀韶利用職務之便,采取自借自批的方式,從2012年2月至2012年12月,挪用上海聯合國際小商品城有限公司的資金共計12252.978萬元,迄今未歸還,涉嫌挪用資金罪,證據確鑿,數額特別巨大。

據了解,小商品城公司的資產主要集中在上海聯合國際小商品城項目上,該項目由小商品城公司獨自開發,總建筑面積53000平方米,于2012年10月取得產權證,現評估價約6.6億元。

林紀韶代表巨鼎實業持股成為小商品城公司的大股東,并從2011年11月8日至2013年2月21日止,出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一份全體股東(包括林紀韶在內)簽名確認的《股東個人借款計算表》顯示,截至2013年8月28日,林紀韶借款12252.978萬元、林紀良6.495萬元,其余三名小股東朱盛坦、林開磊、鄭繼遠名下的借款均為負數,說明是小商品城公司欠股東的錢,分別是朱盛坦被欠114.2634萬元、林開磊被欠171.4889萬元,鄭繼遠被欠503.0514萬元。

小股東們向公安機關控告林紀韶挪用資金時,還提供了八份由林紀韶自借自批的付款申請單,時間自2012年11月22日至12月4日,涉及資金總額4150萬元。

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經濟犯罪案件追訴標準的規定》第76條規定,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或者借貸給他人,數額在1萬元至3萬元以上,超過3個月未還的;或者雖未超過三個月,但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進行非法活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單位資金數額巨大的,或者數額較大不退還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2015年6月29日,林紀韶接受《人民法治》記者采訪時對《股東個人借款計算表》顯示其截至2013年8月28日,借款12252.978萬元的事實予以確認,并無異議。但是,對小股東們指控其利用職務之便,長期占有公司巨額資金拒不歸還,涉嫌挪用資金不予認可。

林紀韶認為,他作為占有公司71%股份的大股東,向公司借款屬于正常的拆借,不能算犯罪。他還表示,其他股東也有類似拆借行為。但是,《股東個人借款計算表》中除掉其胞弟林紀良也有6萬余元的借款余額之外,其他三個小股東均無借款余額,相反,公司分別欠小股東們每人達百余萬元乃至數百萬元不等。

涉嫌合同詐騙

小股東們還反映,林紀韶在擔任小商品城公司法定代表人期間,還利用職務之便和搶奪公章等方式,與公司外人員黃起文、何志雄及余根淼等人相互勾結,惡意串通,虛構多份個人《借款確認書》,并私自加蓋小商品城公司公章進行擔保,然后,再通過虛假訴訟達到騙取小商品城公司數億元資金的目的,涉嫌合同詐騙,且數額巨大。

《刑法》第224條規定“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騙取對方當事人財物的”,構成合同詐騙罪。

相關證據顯示,林紀韶于2012年2月8日,在同一天內簽署黃起文提供的《借款確認書》三份,分別是林紀韶向林興眉借款一筆,本金6930萬元(約定“最遲還款日為2012年01月04日”,簽署時已經逾期35天);向何志雄借款兩筆,分別是本金6700萬元(約定“最遲還款日為2011年09月02日”,簽署時已經逾期159天)和本金5324萬元(約定“最遲還款日為2012年02月25日”,簽署時只余17天)。全部約定月利率為4%,逾期還款則“另加收違約金借款總金額的20%”。

三份《借款確認書》均蓋有保證人上海聯合國際小商品城有限公司的公章。

小股東們提供的相關銀行往來單據證明,自2010年3月11日起至2012年12月11日止,黃起文通過其實際控制的企業向林紀韶實際控制的企業共支付6.2億多元(包含了所謂林興眉和何志雄的全部借款18954萬元),但他已經收到林紀韶通過其實際控制企業支付的款項達6.8362億余元,兩相對抵,黃起文一方實際倒欠林紀韶本金6248萬多元和按2%月利息計352萬多元。這說明林紀韶根本就不欠黃起文的錢。

但是,黃起文僅憑上述《借款確認書》,于2012年12月14日,通過上海市寶山區法院迅速查封小商品城公司5.2萬平方米的全部房地產,然后要求林紀韶簽署《欠款確認書》,要求小商品城公司的股東簽署《還款承諾書》和《臨時股東會決議》。隨后于2013年1月10日,黃起文向寶山區法院打招呼解除對小商品城房地產2號樓和3號樓的查封。

據小股東們反映,當時,他們正在用小商品城的房地產權向銀行辦理抵押貸款,必須解封才能辦理,他們為了迅速解封,只好違心簽下了上述兩份文件。

6月29日,林紀韶接受記者采訪時證實了小股東們的說法。但林紀韶同時強調,就是后來簽署的三份文件,才讓黃起文的官司獲得勝訴,否則,黃起文僅憑上述三份《借款確認書》是不可能勝訴的。因為只要經過對賬,就可以查證他確實不欠黃起文一方(包括黃起文老婆林興眉與其外甥何志雄)的錢,他也認為與黃起文欠款糾紛一案的官司輸得很冤,但責任不在他,文件是小股東們愿意簽的。

2014年6月17日,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4)滬二中民一(民)終字第598號和599號《民事判決書》,判決維持寶山區法院(2013)寶民一(民)初字第682號和683號《民事判決書》。判決小商品城公司為林紀韶向林興眉承擔6930萬元、向何志雄承擔5324萬元,總計本金12254萬元及其自2011年5月19日等不同日期起算的利息1億多元的連帶清償責任,合計超過2.2億元(其中何志雄的一筆借款本金6700萬元,又以已經歸還本息為由未起訴)。

小股東們還反映,在得知黃起文已經通過訴訟達到讓小商品城公司承擔其2.2億多元擔保責任的目的后,林紀韶的另一債權人余根淼立即以其配偶張方敏的名義于2014年7月1日,憑借由林紀韶搶奪后的小商品城公司公章簽署擔保的四份《借款確認書》,向虹口區法院起訴,要求判令小商品城公司為林紀韶承擔償付2180萬元本金和1040萬元利息,合計3220萬元的擔保責任。

對此,林紀韶明確向記者表示,他本人實際只欠余根淼及其配偶500萬元。

另有《小商品城公司對外擔保情況》的登記表顯示,截至2013年3月13日,該公司所有對外擔保,總計為8筆,其中并沒有對余根淼及其老婆張方敏的債務擔保記錄。

而張方敏提供給法院作為直接證據的《借款確認書》及擔保落款時間均在2013年1月之前,與上述《小商品城公司對外擔保情況》的登記存在明顯的矛盾。小股東們據此認為,《借款確認書》上的公章是2013年1月18日公章被搶之后加蓋上去的,同時為了掩蓋用搶奪公章蓋上的擔保,又故意將落款時間提前。這也是林紀韶與余根淼存在合謀偽造虛假借款及虛假擔保實施合同詐騙的一個重要證據。因為僅憑余根淼一方是無法單獨完成上述《借款確認書》及小商品城公司擔保蓋章的一系列操作。

一份上海市公安局案(事)件接報回執單記載:報警人朱盛坦,于2013年1月18日20時52分報警稱:其辦公室兩只保險箱被10多人強行拿走,接警民警查看現場監控并經朱盛坦確認,保險箱系小商品城公司董事之一的林紀韶拿走。其中一只保險箱內有小商品城公司企業公章一枚;另一只保險箱內有朱盛坦本人房屋產權證6份、“上海市華金南北干貨批發市場”企業公章一枚。林紀韶拿走保險箱的目的不詳。

2015年7月3日,就小股東們指控余根淼與林紀韶合謀,以虛構借款及用搶奪到的公章加蓋在《借款確認書》上做虛假擔保的手段詐騙小商品城公司數千萬元資產一事,記者通過電話與短信采訪到余根淼。

余根淼回復稱:“對于他們所謂舉報的事情,借款糾紛現已在上海虹口人民法院審理,法院會公正地依據事實證據判決。就小股東及林紀韶之間的事情,我們也已在上海青浦經偵做了協助調查,并留有筆錄。”

同時,還就小股東們指控黃起文與林紀韶合謀,涉嫌以虛構借款及虛假擔保的手段詐騙小商品城公司數億元資產,經向當地公安舉報后,被當地公安局刑拘與取保候審一事,記者多次通過電話聯系黃起文,進行核實與采訪。但黃起文始終不接電話,也未回短信。

針對小股東們的指控,林紀韶雖然也認為與黃起文一方不存在債務,法院判決他與小商品城公司承擔連帶責任還錢給黃起文是錯判,并否認與余根淼有3000萬元的欠款,只承認實際借款500萬元。但是,林紀韶矢口否認與黃起文、余根淼存在合謀詐騙小商品城公司資產的動機和行為。

然而,小股東們指出:林紀韶與黃起文的合謀是明顯的,首先表現在林紀韶私自為《借款確認書》加蓋小商品城公司的公章予以擔保;其次,林紀韶同一日簽署三份《借款確認書》總借款金額合計本金近2億元給黃起文,而且簽訂當日有兩份已經處于逾期還款時間,分別逾期35天、159天。還有就是明知已經存在超長逾期還款的事實,還同意接受超高額的懲罰性利息,三份《借款確認書》均約定,超過“最遲還款日”即逾期的違約責任,必須“另加收違約金借款總金額的20%”。雙方如果沒有利益合謀,林紀韶自愿簽署對自己顯失公平的借款協議就徹底違反常理。

有案不立,立而不偵?

公安機關擔負預防、制止和偵查違法犯罪活動,保障人民安居樂業的重大職責使命。如果有警不接、有案不立、立而不偵無異于放縱犯罪,危害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

據小股東們反映,2014年7月27日,他們根據上述證據與事實,向上海市公安局青浦分局實名控告小商品城有限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林紀韶,在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與黃起文合謀、與余根淼勾結串通,利用虛假的《借款確認書》及私自加蓋公章,偽造小商品城公司對其個人債務進行擔保的事實,再通過向法院訴訟的手段,達到非法占有小商品城數億元和數千萬元資產的目的,涉嫌合同詐騙罪。

小股東們同時還控告林紀韶在擔任小商品城公司法定代表人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擅自挪用12252.978萬元,數年未歸還,涉嫌挪用資金罪,且數額巨大。

2014年7月28日,青浦公安分局簽發的《受案回執》稱:朱盛坦你于2014年7月28日報稱的林紀韶涉嫌挪用資金案我單位已受理(受案登記表文號為達滬公(青)(經)受案字[2014]1130號)。

2014年8月20日,青浦公安分局經偵支隊以“林紀韶涉嫌挪用資金案”決定立案,并將滬公(青)立告字[2014]6191號《立案告知書》送達小股東們。

但是,青浦公安分局經偵支隊對林紀韶挪用資金案件在立案之后,僅僅訊問林紀韶一番后就不了了之。

2014年9月19日,青浦公安分局刑偵支隊以“林紀韶報妨害司法案”給林紀韶送達滬公(青)立告字[2014]6862號《立案告知書》,隨后刑拘了黃起文和何志雄,兩人已于2014年12月11日取保候審,此案至今未結。

公安部令第127號《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第175條規定:“對有控告人的案件,決定不予立案的,公安機關應當制作不予立案通知書,并在三日以內送達控告人。”但據小股東們反映,他們對林紀韶涉嫌合同詐騙的控告,已經過去近一年的時間,青浦公安分局至今未立案,也沒有發給他們《不予立案通知書》。

2015年6月25日,《人民法治》記者就小股東們反映的有案不立、立而不偵致使其告狀無門的問題專程前往上海市青浦公安分局采訪。該局新聞辦施警官接下記者的書面采訪提綱后表示,采訪必須經過上海市公安局新聞辦批準。

當天下午,記者前往上海市公安局采訪,該局新聞處的袁警官說,他一定會把記者需要采訪的內容轉發給青浦公安分局,然后,等到青浦分局上報調查結果后再給記者回復。

自6月26日至截稿前,記者多次電話催促,施警官只是說,領導很重視,但始終沒有具體回復記者采訪的內容。而上海市公安局袁警官留下的辦公電話,始終處于無人接聽狀態,直至截稿,未接到該局的任何回應。

2014年2月25日,公安部部長郭聲琨曾在全國公安機關反腐倡廉建設電視電話會議上強調:要緊緊圍繞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下大力氣整治有警不接、有案不立、立而不偵。但時至今日,部分地方的公安機關有案不立、立而不偵的現象依然存在。

記者調查發現,目前,我國相關法律法規對公安機關有案不立、立而不偵的救濟途徑就是向檢察院提出。

《刑事訴訟法》第八十七條規定:“人民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對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而不立案偵查的,或者被害人認為公安機關對應當立案偵查的案件而不立案偵查,并向人民檢察院提出的,人民檢察院應當要求公安機關說明不立案的理由。人民檢察院認為公安機關不立案理由不能成立的,應當通知公安機關立案,公安機關接到通知后應當立案。”

法律專家指出,該法條雖可以通過檢察院監督和糾正公安機關的不立案,但是,沒有相應的問責條款,不利于遏制公安機關立案的隨意性,為權力尋租與放縱犯罪留下巨大的空間。

現實中就存在濫用職權進行違法立案與不立案的現象,據《羊城晚報》報道,廣州市南沙區公務員何健勇開公車撞死了人,涉嫌交通肇事罪,但4年后才被檢方起訴。據檢方起訴書,在何健勇交通肇事案發后,番禺區公安局主管交警大隊的副局長于廣輝指使下屬對何健勇不立案、不采取強制措施,放縱何健勇逃避法律制裁……近日,于廣輝被指控犯濫用職權罪一案在廣州市中院一審開庭。

針對小商品城公司小股東們的投訴,《人民法治》將繼續關注。

(本文刊載于《人民法治》2015年8月號)作者:黃貴耕李強

編輯推薦

相關熱詞搜索:無門 企業數 上海

上一篇:《盜墓筆記》P得一手好海報 吹得一手好五毛特效
下一篇:駐馬店:樂山景區被曝破壞山體違規建別墅(圖)

分享到: 收藏
海南飞鱼彩票销售点 今天481开奖走势图 十五选五定位走势图 球探网乒乓球球直播 体彩大乐透开奖时间 七星走势图 奔驰宝马线上娛乐线路检测 福彩时时彩开奖结果云南 168开奖网下载 福建时时技巧稳赚 三分时时彩开奖预测网